BAE

脑子是个好东西,如果没有就离我远点

青云(私心最喜欢的)

完结撒fa

(丁泽仁x你)
ooc的锅都在我
请勿上升正主
私设!私设!!
入梦系列第一篇!

可以说是我花费最多最多精力的一篇了

时空链接,梦里见。
灵感和设定来源《哑舍》鱼纹镜

上中下都在这篇
前两篇删了
写这篇写的有点头秃

00.

“梦里出现的人,醒来时就该去见他。”


01.

你做了一个梦,说不清道不明的梦,里头有雪落枝头,有寒刃出鞘,和一个人。那双眼睛,眼角尖尖,线条舒展,蕴着湖水,少年郎站在黑瓦琉璃下,交领袍服,长身玉立,踩一双云纹皂靴,周遭寂静无声。

他看过来了。

02.

躲在拐角的你赶紧缩回墙后,低头惊讶的发现自己着一身古装。脚步声近了,再抬头,少年郎已站在你面前。

“敢问是哪家姑娘?夜半危险,姑娘若有需要,我可以送你回府。”

近看他瞳仁黑白分明,有神又透亮,鼻梁挺,眉宇间正气凛然,活脱脱的标致美男子。可这并不是花痴的时候,你想往后退一步,却磕到了墙,忍不住嘶的吸一口气,面前人的神情浮出些许无奈。

他撤后一步与你保持三步之遥,朝你行拱手礼,“姑娘,我确实不是坏人,在下姓丁,名泽仁,是一捕快,你家在哪儿,我送你比较稳妥。”

你连忙摆手,绕过他跑了。

从床上坐起,确定是在自己的房间,你拍拍自己的胸口,下床洗漱,没有把那个梦放在心上,并不多想。

乌木床榻上,少年睁开双眸,看向周围熟悉的摆设和头顶横梁,忆起梦中的女子陷入沉思。

身着华服必定来自富裕人家,若在城中自己必然知晓,然而这是个生面孔。罢了,大抵是近段时间任务太多,再加上夏夜多梦。

03.

“表兄,这可真是蹊跷,深更半夜,华服佳人,若非前世眷侣,只怕是狐狸精入了梦,有趣。” 话语落下,黄小少爷折扇一收,眼中尽是玩味。

“兴许吧,我也不太清楚,应该就是一个梦而已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“年轻有为的大理寺少卿要去提审犯人了?”

“不,是捉人。”

04.

次日晚上,你又做梦了。

你站在一个黑漆漆的巷子里,街上没有人,从巷子里出来,左侧是一栋红光暧昧的阁楼。反正是梦,看看也不会有什么后果,秉承这这样的观念,你走了进去。

楼里隐约能听见兵戎相见的震鸣,走廊戏台空无一人。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跌跌撞撞跑出来摔在你面前,紧接着跟出一个身着官服的男子挥刀劈下,他们似乎都没看到你。意识到这点你更加放心的往里走,血腥味越来越重,打斗声音却断了。还没来的及进去,屋里走出了一群捕快,你下意识的退到一边,没人注意到你,为首的是丁泽仁,他冷淡的看了你一眼,抬脚出了楼。你看他们都离开了,便想再往里瞧瞧,这时,一只手拽住了你,你重心不稳往后到,被那人迅速捞住扶稳。

你回头,对上一双盛满诧异的眼睛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你看得见我?”

“他们为什么看不见你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目前除了丁捕快你,我好像接触不了任何东西。”

“你是女鬼吗?”他瞪大眼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凝视你。

“你才是女鬼……”

说着,你顺手去拾桌上的果子,但是手却直接穿了过去,你抬头看他反应。

他目光呆滞,接着深吸一口气,抬手捂着自己心口,“不好意思,你没有吓到我。”

05.

“那你是狐妖吗?你是怎么进入我梦里的。”

你以为这就过了,想不到他一本正经的又来一句,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。

“我是人,活着会呼吸的那种!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“别知道了……就叫姑娘吧,叫狐狸精都行。”

你们坐在同张桌上,中间隔着摇摆不定的朦胧烛火,穿堂风窜过,火光再次亮起时,坐在桌前的只剩少年郎一人。他站起身来,沉默片刻,叹一口气,拿起一颗果子丢进嘴里就离开了。


06.

睁眼,还是熟悉的房间,你照常起床洗漱,可内心无法平静,“这梦还是个连续剧?”你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翘着腿自言自语,“那男主角可长的真不赖。”

这个情况你感觉自己脑子不太够用,于是拿起手机给闺蜜发信息。

三分钟后。

“宝贝,周公解梦了解一下!”


07.

约莫过了半个月,丁少卿在他的房间里捡到了那个黑暗中消失的狐妖小姐。

小姑娘靠在他房间的坐墩旁,脸半埋在手臂中睡的香甜,像只兔子。他不自主的开始轻手轻脚行动,顺便掩好房门。

蹲在小姑娘旁边又犯了难,这抱到床上不合适,男女授受不亲,这不抱,也不合适,哪能让女孩子睡地上,断案神速的大理寺少卿挠挠头,心一横。

这一切,对于在梦中梦里见周公的你来说,自然不可能知晓。

大概是第一次抱别人,他没想到女孩子这么轻,一用力就抱高了,半仰着上身往床的方向蹭,无奈视野太小,又怕调整姿势会弄醒怀里的人。不出所料,撞到了桌子,水壶眼看着要摔,情急之下他大跨一步把你放被子上然后脚一钩踢起水壶,伸手接住。

你被他那一放给震醒了,标准的古代建筑风格,还有站在床前抱着水壶的人,让你意识到了自己身处何处。

“……抱个大水壶是不是想暗算我。”

他一脸窘迫的跟你解释了情况,你又加了一句。

“你可以叫醒我啊!”


08.

由于每次都是被动消失,加上推不开门,所以你选择乖乖在丁泽仁屋子里待着。

他在浏览案件,时不时提笔圈圈写写,你闲着无聊于是蹭到桌对面想拿个文案当故事看,他瞥你一眼,不做声,可惜你连果子都拾不起又怎么可能翻的了书,随后,一只手伸过来抽出一卷摊开在你面前。

“……与赵成持刀直入牛家,友谅见局势不好,逃入山洞中……?这个是什么展开?”

“屡供藏刀之处,屡搜不得,路以凶器未得,终非信谳,遂迭审拖延,连累席间饮酒乡邻十余人家产为空。”浏览另一份文案的人顺畅的念出后面的发展,和你那卷上写的一字不差。

“结局太血腥了,最好还是别看了。”他抬头,你想象了一下血流成河的屠门情节赶紧伸手想把文案放回原处,毫不意外手又直接穿过了,他看见你的动作,低头轻笑。

后来你只好趴在桌上看他处理公文,也不清楚何时睡着,再次醒来时已经是自己的房间。


09.

每晚入睡,你都会精准的被投放到他附近,而他那边,有时是十天,有时是半个月。最尴尬的一次,据丁少卿描述,他在木桶里洗澡洗的好好的,一出来就看见地上躺了个人,差点没吓得撅过去。

不能定时定点,差评。

随着断断续续的相处,你慢慢发现丁少卿不仅长的好看,还可爱的紧。

办事时一板一眼,私底下被同僚的剑鞘顶到了,一定要追着拍人家背,没个正形。

批案件时想不出来如何注解,会两手食指中指并拢抵在太阳穴闭着眼睛发功。

害羞时会转身背对着所有人偷笑,然而挡得住嘴挡不住酒窝。

这么个人,若是不笑,即使眉宇舒展也透着一股子清冷劲儿,嘴角一牵就有些傻乎乎的。

“还说什么捕快,这天下哪来这等品级的捕快?”

撑着脑袋坐在树上看着不远处着一身四品官服好不气派的少年郎,你这般想着。


10.

就在你坐在树上扣手发呆那会儿,丁泽仁到了树下。

“怎么又出现在这种地方,你下的来吗?”

“好像有点难……”

“你信我吗?”他站在树下这么问,双手打开伸向你。

“信我就跳下来。”

你踌躇一瞬果断往下蹦,接住你的同时,冲击力也撞的他往后倒退几步,手还紧紧环住你的腰。

维持了一会儿这样的姿势,他把手松开,你赶紧放下搂着他的胳膊,背过身捂嘴轻咳两声,耳朵根都通红。


11.

你感觉自己要完蛋,不知不觉开始期待每个夜晚,期待着梦,期待梦里的人,一定是疯了。

“表兄你莫不是动心了吧,我可是听说这狐妖都美艳的很。” 黄小少爷逗弄着怀里据说是来自西洋的名种猫开口说到。

“她一不害你,二来你又喜欢,从了算了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黄小少爷一挑眉,笑而不语。


12.

少年郎总藏不住事。

短暂的撇下案文带你去后院看萤火,他站你身后偷偷撤了三步,眼神却是拉不住的,自以为掩饰的很好,实际上恰恰相反。你心里头明镜似的清楚。

这些反而使你更难过,只得一遍遍的在入睡前提醒自己,梦而已。

好几次差点吐露憋了一肚的情谊,他急忙住口,你落荒而逃,然后惊醒,也算是有默契的都打死不说。

眼下乌青是越来越重,闺蜜打趣笑你。

“相思想的夜不能寐?瞧瞧你这黑眼圈,熊猫都该羡慕。”

你只是摇摇头。

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人言无二三。


13.

终于有天,你没再做梦,久违的一觉睡到大天亮。次日醒来的时候你先感到释然,接踵而来的便是失落。

梦终究是虚的。


14.

“快半年了。”

“表兄啊,你念叨什么半年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听姨母说给你选了尚书家的千金为妻,传闻那位贤良淑德,善解人意。”

“嗯。”丁泽仁应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,却头也不抬,目光紧锁着桌面的酒樽。

“你不是喜欢那小狐妖吗?”黄小少爷饶有兴致的摸摸下巴,开口问道。

丁泽仁拿起酒樽,送至唇边停了一瞬,还是放下。

“她不重要。”


15.

往后三个多月,再没做过一场梦。

你去韩国当交换生,交换时间一个学期,还是挺不错的,换个环境对你而言可谓求之不得。

十二月末,学期过掉大半,你已经很少去想关于梦的事。

下午的时候你趴在沙发上小憩,睡着了。

站在一个回廊上,这个熟悉的宅院张灯结彩,下人们忙碌的跑来跑去,好不热闹,不用问都晓得,这是要办红喜事。你沿着这个回廊慢慢走,如同以往一般畅通无阻。

距离你最熟悉的门口还有几步,门开了。那个人着一身红走了出来,身后跟了另一个年轻男子。

“表兄,出府上了马就没有余地了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

看到他,你小跑两步上去想扯住他的衣袖,却只抓了空,你又窜几步到他面前站好,张开手阻拦,可这二人目不斜视,毫无阻力从你身体穿过。

“一年半了。”丁泽仁昂首看天。

你跟着他们身后穿过不记得几道拱门出了府,丁泽仁脚一蹬跨上马,率着仪仗出发。你没动,枯坐在丁府的台阶上,周遭锣鼓喧天,同他一道出来的男子也仍立在原处,而后叹一声气。


16.

醒来时,走进浴室,从镜子里看见自己满面的泪痕。

快十点了,拉开窗帘发现外面飘起了小雪,你简单的收拾一下打算去楼下买些热乎的吃食安抚情绪。

买了热狗,紫菜包饭还有一打啤酒,袋子抱怀里往门口走,用肩膀顶开门,把东西放地上,正打算戴上卫衣的帽子,你看见有个人朝便利店走来,一顶黄帽子,穿着黑色羽绒服,羽绒服里是一件格子衫。他抬头看了看你,随后愣在原地。

眼前的人和不久前的梦重合在一起,他少了稳重,却多了不少稚气和神采,不变的是眉宇间的正气凛然。你鼻头发酸,眼眶热热的,说不出一句话,缓缓走过去。

他同样三步并两步到你面前搂住你,霎时间泪光模糊视线,一切都不甚清楚,只余他双臂间的温度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


end.

感谢你们看到这里,啵唧

评论(27)

热度(142)